玉米(ㄩㄇ)

奇傑一生推_(:зゝ∠)_
傑埼一生推 色松一生推
業渚秀渚一生推!!!!
我是台灣人,謝謝XDD

秀渚糖u///u即使是冷CP也依舊有愛
看到6、7話覺得聖騎士學秀和公主渚超級配 超剛好的www希望各位太太看得懂我的字orz喜歡的話點個心評個論

業渚突發小短文合集!!!

※幾乎甜文
※想寫就寫所以都不長
※就這樣XDD

《甜點》 

※業渚

「業君不是很喜歡甜食嗎?」兩人並肩走著、雖然這問題只是我隨便問問的。「啊、是啊。」業君是名副其實的甜食控吧……「不過啊——」「什麼?」「再好吃的甜點都比不過小渚啊~」「欸?!」滿臉通紅的我還真是不像話……

不過、也沒關係。
誰叫我就是業君的專屬甜點呢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業渚七年後的小段子》 

※業渚

「我說啊、渚,總覺得你還是留長髮好看呢。」一邊說著一邊輕撫著對方天藍色的短髮。「有、有嗎?要不是媽媽我可不想留的啊……」看著他一臉哀怨、噗哧的笑了。「那麼這次、為我而留吧?」

小後記:

腦補RRRR!!!!
其實覺得小渚媽媽很GJ啊(#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我喜歡你》 

※業渚

放學過後,冷清的教室。

在這樣安靜的環境下,還有一個人待在這裡。

「哈啊——總算是把那臭章魚的資料搬完了,明明有20馬赫幹嘛不自己搬啊。」抱怨著的赤羽業一步步走回空無一人的教室,原本應該要是沒有人的。「欸?小渚……」眼前人趴在桌子上睡得香甜,完全沒發覺已經放學了。『這種時間渚早就回家了吧,怎麼還會待在這裡?』先不管這些了。「小——渚——?」小聲地試著叫了叫對方,看來是真的睡著了。「嘛啊……」只好先陪到他醒來了吧。『小渚的睡臉還真是可愛呢。』一手撐著臉頰,偷偷的戳了對方的鼻子。「這麼沒有防備,真是笨蛋。」溫柔的輕撫他的髮絲。「我說啊……我喜歡你。」說完後,撇過了頭,不禁默默的想著「仔細想想這麼直接也有點害羞啊……」伸出右手遮著臉。『該害羞的是我吧、業君……』滿臉通紅的潮田渚。

知道赤羽業喜歡他的潮田渚與不知道潮田渚也喜歡他的赤羽業。

小後記:

其實在業君叫自己的名字時那時就醒了,這樣的小短文很讚ㄚ!!!!我喜翻,畫成小短漫一定讚爆(。・ω・。)ノ♡

《不為什麼,就是喜歡這樣的你》

※主要是業渚
※微秀渚(虐)
※慎入
※視角隨意轉換
※幾乎是業的視角
※後段偏渚視角

放學回家的路途中。
每天的小確幸呢、只有這時候能夠和他一起盡情地聊天,順利的話還能去渚的家待一會兒。

「……業君、你會不會覺得…我長的像女孩子很礙眼?」他微微顫抖著,像隻生怕被拋棄的小動物。
「才——不會咧、你聽誰亂說的啊?這麼可愛疼都來不及了哪裡礙眼。」業聳聳肩,伸出右手溫柔的輕撫渚的頭。
「這、這樣嗎?」像是鬆了口氣般的放鬆了緊繃的肩膀。
「渚,你為什麼那麼害怕?」寵溺地輕撫對方那小小的臉頰。
「我、只不過是擔心業君會對我的長相……厭倦什麼的。」眼中的人兒頭低的不能在低。
「那個、業君……喜歡我嗎?」冷不防地冒出這一句話,令我有些驚訝。
「……喜歡喔、為什麼問?」這是真心話,但是我可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和渚說一些五四三的傢伙。
「沒什麼,只是單純想問而已。」渚轉過身,回過神後他又依然像往常一樣了、可惜我並沒有發現他臉頰上的紅暈。「……太奇怪了。」這之中一定有什麼問題。

隔天。

「啊、這不是赤羽同學嗎?」上學的路上好死不死的遇上了淺野這傢伙。
「真衰。」瞪了眼前人一眼後撇過了頭,和他四目相交會倒霉一整年的。
「我說啊——赤羽同學你說的太大聲了吧?我都聽見了啊。」即使他看起來很平靜地笑著,心裡肯定很不爽吧?有種惡作劇成功的感覺。

「啊!業君!」回過頭發現小小的人兒揮著手、朝著自己小跑步了過來。
「小渚?」通常他會再稍——微晚來一些的吧?看來今天是我太早起了。
「業君今天很早來呢?」對提出的問題我沒有太注意、因為那混蛋盯著小渚看著,不知道在打量什麼。
「啊啊——差點忘了你在這裡了、小渚我們先走吧。」一把拉著渚就朝學校走去——
「我說你啊、別那麼著急的想走啊,我還沒請教這位……藍髮同學的名字?」他拉住了小渚的另一隻手,瞬間,我腦海裡冒出的就只有“礙事、想對小渚幹什麼”的想法。
「啊、那個,我是潮田渚,叫我渚就可…」「不准。」「欸?」不理會渚一副像受驚的小動物一般的表情,硬是拉著他走向教室。

「潮田渚嗎……我記住你了。」看到赤羽那副表情,你肯定對他很重要。

我會得到你、然後讓他崩潰。

教室裡。

「小渚、為什麼剛才要理會那種人渣?明明不管他就可以了。」一肚子的火,卻無處宣泄。
「業君?你有點怪怪的…為什麼生氣?」當然是因為你啊。

總不能說小渚是只屬於我能呼喚的稱呼吧、更何況,小渚、是屬於我的。

「沒什麼。」將滿腔的怒火吞回肚裡,不控制住的話我可是會講出一切的。「小渚,聽我的話一次、不要和那傢伙接觸,他絕對有什麼企圖。」我要保護小渚,必須保護。
「啊、對了小渚,昨天你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?」出自好奇心想瞭解罷了。「啊……那個是…呃、」渚不安地四處張望,最後視線停在中村身上。

「中村,你到底對渚說了什麼?」並不是生氣,只是總覺得有些疑問。
「啊啦啦…沒什麼啦只是、」
「教了渚該怎麼套別人的話的技巧♪」什……媽的,我被整了。
「渚啊、你完成了你的任務囉~報酬我已經收下了♪」她晃了晃在她手上的手機。 「什麼?!」渚的女裝照?
「你可不要誤會啊~只不過是渚想學這技巧、然後我A來的照片罷了~」那臉真的讓我不想管她是女生也想給她一拳。
「業君、千萬別放在心上…只是開個玩笑啦。」他微笑著、既然渚不在意我就不追究了。

天知道這只是中村計劃中的一環、我和渚身在其中卻不明白。

「嗯……」在販賣機前猶豫著要喝什麼、果然無法像業君一樣果斷地買草莓歐蕾啊。
「還是買水好了——」在投下錢幣前被一隻強而有力的手臂抓住。
「誰?!」下意識的想掙脫,卻沒有那個力氣反抗。
「別害怕、是我。」啊……原來是淺野同學。
「那個…」「不好意思啊、嚇到你了。」他放開了手。
「當作補償、我請你吧。」他投下錢幣,買了兩罐水、一罐遞給了我。

之後他找了個沒什麼人的地方、我們坐在那裡稍微聊了一下。
由於沒那麼認識,我也不像業君一樣能夠那麼自然的和他鬥嘴,所以聊得不多。

「渚啊、有喜歡的人嗎?」啊、喜歡的人嗎……
「欸?」慢了半拍才注意到這個問題。「沒沒沒絕對沒有!!」不自覺地、臉紅得跟什麼一樣。
「那麼、我能夠喜歡你嗎?」「欸?」完全不等我反應過來、語畢,一個溫暖又柔軟的唇瓣貼了上來。「嗚嗯、唔…!」什什什什麼!?為什麼——腦袋一片空白,什麼都說不出口,只能夠不停的反抗、但力氣小了對方整整一大截,有反抗跟沒反抗一樣。
「唔…!不可以!!」用最後剩餘的力氣推了他,急急忙忙的爬了起來。
「為什麼反抗?你不是說沒有喜歡的人嗎、既然沒有,你應該是能對任何人張開雙腿的吧?」「我、不是那種隨便的人……」豆大的淚珠止不住的流下。
「…如果不是業君的話就不行!」對他丟下了這句話就跑走了。

「我啊、早就知道了。」我,是故意的、因為我早就知道,你喜歡的是赤羽業而不是淺野學秀,我知道我一輩子也比不過他,從一開始、陷進去的只有我。

這是第一次親你、也是最後一次。

「業君、業君……」跑的途中不停的唸著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碰、

「對不起、我沒注意到你……」努力忍住了哭腔、誰知抬頭一看……
「業君……?為什——」來不及說完就被緊緊的抱住。
「小渚……我很擔心你啊…整節課都在找你。」我現在正在感受那、越抱越緊的手……「對、對噗起……」哭的太嚴重反而說不清話了。
「我、喜歡小渚,最喜歡了。」在這溫暖的胸膛中、我只理解一件事。
「我也是、最最最喜歡業君了…!」從難過害怕的淚水變成了高興的眼淚。

在那之後發現全班都躲在附近偷看,連殺老師也是、被錄影了還被調侃說什麼深情告白之類的……

「明明兩個人都互相喜歡卻隱瞞著啊~」茅野笑了笑,拍拍渚的肩膀靠近耳邊說“渚、今後請加油喔” 。

「話說渚、你那時候跑出去說是買飲料卻那麼久才出來、是不是發生了什麼……強姦事件?!」中村笑了笑地說著。
「才、才不是啊!!」說不定差一點就會了。「小渚、不用隱瞞了。」業的全身上下散發暗黑色的殺氣。
「我要幹掉他。」「業君?!你都看到了?等等不可以啊!!」想也沒想地一個勁抱住業君。
「……不可以亂來、不然不跟業君好了。」

才剛說完,嘴唇又體驗到不久前才嘗試過的感覺,不過這次……我一點也不討厭。

因為這是業第一次給我的吻,我真的好開心。

「這是消毒、下不為例。」業君他吐了吐舌頭。

又一次成為班上的矚目,中村她還製成了影片……業君真是的!!!

但是我、對於這樣的業君……

兩人互相望著,我幸福的笑了。

「業君、今後請多指教了!」我笑著、露出這只對他展露的燦爛笑容「嗯。」這個人、又一次的住在我的心裡,在我的心中,染上了赤羽業的顏色。

END.

後記:
媽的超甜,雖然一開始不知道在寫三小,我居然虐了第一次的秀渚qq但三角戀的感覺真的太棒了/////茅野那邊其實在暗示性方面www亂七八糟的一篇文章,第一次的業渚、沒有H。

《喜歡你的那份心情》(2)

※一カラ
※微虐(其實甜#
※這次是空松視角
※不喜勿入

在不久之前發現的……

有一種……不知明的感覺、看著一松就會不自覺的害羞、臉紅然後緊張還有……胡思亂想之類的吧……?

完全不了解啊……是“喜歡”嗎?不會吧……到底是什麼樣的感情呢?不了解啊。

好想知道……一松也是這樣想的嗎?還是……一松討厭我呢?也有可能啊……一松……腦袋裡滿滿的都是一松……怎麼會這樣呢……好想要……再更靠近一點,更多的……
靠近一點……想要和一松說話、我……我、真的…………

這樣想的同時,一不小心哭了出來。
豆大般的淚水一滴接一滴的落下。

為什麼………為什麼啊…………

「欸、喂?臭松……?哭什麼啊…」看著對方嚇到似的,開始安慰起自己。

「……怎麼…有心事…?」他問著,但是我不知道該回答什麼……怎麼辦呢?笑著說沒關係嗎?好像也是,我不想讓一松擔心。

「沒有、沒事的……不用擔心……」勉強的笑了笑。

『明明就不是沒事,明明……』

「咦?什、什麼?!」我不敢相信的看著,從一旁走出的貓咪說出了自己的心聲?咦……??

「果然,你在騙人啊。」一松笑著,彷彿看透了我的心。

不是……才不是…不要啊、不要!!

「我、我真的沒事!沒事……」被看透了就哭嗎?真是丟臉……好丟臉……但是止不住啊、眼淚……止不住……

「別、別說了……!不是……我、我……」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說了……

『……我喜歡一松。』貓咪說著。

「……什麼?你、喜歡我?」一松問了這個問題的同時,我的腦袋裡只有一個字,對、沒有錯。

「我……喜、喜歡一松!喜歡……最喜歡了……喜歡、對!就是喜歡……嗚、嗚哇啊……好喜歡……腦袋裡全是一松的事……全部……嗚、喜歡……」沒錯,沒有錯。

一股腦旳全說出來了。

「……搞什麼啊。」咦?奇怪?一松……為什麼擺出那張臉?難道……

「難道一松不喜…」話還沒說完,一松伸手一把緊抱住我。

「一、一松?」好溫暖。

「混帳,這些話…是我該說的,我也喜歡你啊。」誒?誒……?!

反應過後,不禁笑了。


『最喜歡了!一松……』




隱藏了十年的秘密,一瞬間不再是秘密了。







PS. 總覺得文越寫越糟了好難過π_π

《喜歡你的那份心情》(1)

※一カラ
※微虐
※一松視角
※不喜勿入

其實我啊、

早就發現到了,從之前…就發現到了。
這份、禁忌的愛戀……
一輩子都無法說出口的,“喜歡”。

為什麼是一輩子呢?不是很簡單嗎、看就知道了吧?因為是兄弟啊。

……就因為是兄弟啊。

於是,這個秘密我隱瞞了十年之久,連他喜不喜歡我都不清楚,只知道逗弄他、調戲他、欺負他。
只有我一個人能夠欺負的,空松。

「喂,臭松。」用一樣的聲調,一樣臭的臉看待他,並不是討厭他也不是故意的、只是,不想讓他看見我的……本心。

「怎麼了嗎?一松。」看著空松那張笑著的臉,就想欺負。

想要他的笑容,只為我展露,哭泣也好恐懼啊生氣也罷…全部、全部都只希望是屬於我的。

想要佔有他、想要獨占他,想要保護他。

即使這份愛意無法說出口也罷,我只需要在他的背後默默照顧他保護他就夠了。

「一、一松?在想什麼嗎?」空松靠了過來,兩個人的距離只有15cm、幾乎快貼上臉了。

「……沒事。」轉過頭,不想面對他。

因為一面對,想的只會是"喜歡你"的事。

會不會一不小心,就告訴你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我喜歡你啊,混蛋。"

不只是單純的喜歡

※OOC

※短篇(超短)

※全黑化/病病的#

能接受就繼續看下去ㄅ#
(好久沒發文了//)

「即使世界毀滅了,你還是選擇追隨我嗎?」不屑的發問,不過是想知道答案罷了。

埼玉的眼裡,出現的是鮮紅的顏色。
這樣的他,已經不是英雄了,再也當不上了。

「是的。」回覆和想像中的一樣快。

「傑諾斯,聽好了哦。」我想接下來的一定是超出他的想像吧,過去的我是絕對不會說出這種話的。

「…如果我說我是滅了地球的、兇手呢?」淺淺一笑。

「……」兩個人之間突然安靜了下來,彷彿時間停止了一般。

「那麼、我依然會追隨老師。」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。

「畢竟我可是老師的弟子啊。所以不管老師是不是英雄,我都會一直跟隨您。」是嗎?這樣啊。

   即使我已經墮落了嗎?意料之外呢。

「…真是搞不懂呢,你那份執著。」是真的,我是真的不懂,像傑諾斯這樣的人才,其實不必拜我為師也能自然地有名氣。但他還是……我還是不明白啊。

「……是嗎?其實老師才不懂吧?我有多喜歡老師…甚至、不只是喜歡了,是愛。」只有自己最清楚的那種心情。

「等等……你在說些什麼啊?別開玩笑了。」埼玉像是被這番話嚇到般,逃避以及否定這個「事實」了。

「並不是玩笑,如果有必要的話,我願意讓您理解。我所說的……那種愛。」傑諾斯的眼神裡不只是認真、開始出現了變化,平常的瞳孔漸漸染紅……接著是變得整個腥紅的色澤。

「只要老師成為了我的人…老師就離不開我了吧?」眼前的他,也已經不是當時的傑諾斯了。

墮落吧。

放心……你、並不是一個人。

還有我啊,對吧?

老師。

一起,去地獄吧。

到了那裡…即使痛苦,但是,卻可以將這一切事物全部忘光,是吧?有何不可呢?

即使不被社會認同,我也會跟隨老師。

不論是什麼樣子的老師。

奇傑~

其實原本只想放奇犽的(欸嘿

大愛早戀組啊超萌的!!!!!!!

到死也會支持他們愛他們繼續畫著奇傑的!!!


占有

想要擁有你。

你的所有,都只能是我的。
從頭到腳,任何地方…

傑,你只屬於我。

想與你既是朋友,也是戀人。

這樣的要求是不是太奢侈了呢。
小傑,你認為呢?
假如只能當一輩子的朋友……

或許我會選擇離開。

小傑,我想告訴你…
就算你始終愛的人不是我
我也會默默在背後祝福你…
但是我 、絕不會變心。
一生一世,不管經過幾個世紀…

我愛的,只會是你一個。
只能是你。

《獵人》無盡的愛【奇傑】

呃…小短文 、臨時有fu想寫ㄉ(x
總之請慎入R~~

※內有微H 性暗示(?)

#警告

不是腐男女ㄉ話請不要入內^q^(被打#

啊啊 、已經…

「 12點了……」都這麼晚了 、那個笨蛋還在客廳裡啊。

「喂小傑。」奇犽叼著一根巧克力pocky走出房間 、並站在一旁叫喚著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的小傑。
「奇犽,怎麼了?」小傑疑惑的轉頭看了看奇犽。

這麼晚了還不睡覺 、看來要給他一點懲罰了啊、只見奇犽低下頭 、緩緩地靠近身旁人兒的耳邊道……

「我想要你。」稍微帶有一點磁性的話語在耳邊響起,眼看小傑的雙頰漸漸泛紅,耐不住笑意的奇犽嘴角微微上揚著,像隻偷到腥的貓。

此時的奇犽決定趁勢進攻。

「唔……」小傑腦袋一片空白 、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奇犽的話。

「那個 、奇犽…我們明天還要出門耶……如果現在就…可不可以明天回來再…唔!?」話還沒說完,嘴就被堵住了 、趁著小傑毫無防備之時,撬開了眼前人的貝齒 、貪婪地吸吮戀人嘴裡那甜蜜的汁液。

「唔 、唔嗯…!」小傑的臉蛋早就紅得像顆熟透的蘋果一樣了,看著奇犽不肯停手 、想想只好自己抵抗了,但是力氣又僅次於奇犽……看來今天只好認栽了。

激烈的一吻結束後,牽出的銀絲在窗外照進的月光底下,發出的亮光,實在是美極了。

「小傑 、夜還長……好好做好覺悟吧。」不知何時已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奇犽露出鬼畜般的可怕笑容。

     完了,明天不用下床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小傑的心裡默默想著。

END

後記:

有夠不要臉的臨時靈感R//(掩面奔
小犽犽你沒資格說小傑傑##
晚上吃零食是不好的ㄛ(X
而且這一定是一炮到天亮ㄌ^q^(阿不是#